隔天,是离开色达的时候了。一大清早四点早上就要起床了。收拾东西过后,我们走去停车场,就有个藏人问我们要不要去甘孜。我问他多少钱,他说五十五一人.我一口答应了(昨天我们也到停车场问价钱,但是开价七十远一人)。等了半个小时,车子满了6人,就开车了。开始先到色达县,等了另外一位藏女上车,满七人就出发到甘孜去。还有司机问我甘孜过后要去哪里。我跟他说亚青,他就问我们45元/人要不要。原本我打算先在甘孜待一天,隔天再出发到亚青。既然价钱跟网上的一样,又能省时间,我们也就答应咯~
推存这司机。老实又随和,跟一般的藏人有点不一样。。

Name: Chitz
Phone: 13568284993

色达-甘孜的路,真的很烂很烂~ 这司机之收费55元/人。已经很便宜了。所以你们最好也不要跟他杀价啦。(如果跟色达-天葬台的司机比较,这个Chitza 赚不多吧~)

road trip together with lama and nun路上同车的喇嘛(前面)觉姆 (右边)

虽然路况很烂,但是毕竟太早起床。结果还是睡了一会儿。大概2pm吧,我们 到甘孜了。到了甘孜,结果Chitza 说去亚的是另外一个司机,有点失望。没办法,既然省时间,我们也就只能换咯。另外一个藏人司机就没那么好了。年纪比较轻,拖了两个小时,4.00才发车~

去亚的喇嘛年纪比较大,满年皱纹,身上也一股味道~但是看得出他们的修行也比较深。半途路上偶尔还会念下经(超严肃)。跟喇嘛觉姆同一辆车真的很舒服。虽然这些人大部分都不会说汉语,但是感觉到他们的亲切感,还有他们时时都很开心。虽然大家不懂各自语言,我还是请他们吃些饼干。。我隔壁的喇嘛还不好意思笑着地要了~

6.30左右,我们终于抵达亚。本来打算入住亚宾馆,结果到了才知道关了。淡季冬天来了,所以也不做生意了。问了个喇嘛,说往前走还有很多宾馆。我们也放心了~

D6: 亚青

yar chern gar
第二天早上,简单梳洗了下,我们就出门走走。踏出房间,就看到亚青壮观的一面~

yar chern gar
沿路走,还看到这壮观的风景~

一路上,我心里想的就是向往下面那个金佛像走。因为拍摄亚的全景就在上面。其实从宾馆到那并不远,但因为高原地带,氧气少,天气又冷,走不到一会就累了~

yaching亚青地图

走了一阵,看到了一个跟色达类似的’坛城‘,不一样的是这里的转经筒比色达的大很多。可能时日还早,转经筒的人不多,只看到几个藏人围绕着转经筒顺时走。

prayers circling prayer wheel藏人围绕转经筒走

看到这些藏人不停地围绕转经筒走,我也顺兴转了一圈(其实正确的转经筒,是同事在嘴里喃喃的念着六字真言:奄嘛呢叭咩哞)可是我不单是走,而是把一个一个的转经筒转动起来。这里的转经筒,比我在色达看到的沉重很多。

顺时转了一圈,隔天手酸痛了一天。。。(百度:尽管小转经筒转动很快,但信奉藏传佛教的人们认为还是无法与大转经筒相比,因为大的转经筒上面刻的经咒和里面装的经咒比小转经筒要多得多,转一圈划过的轨迹比小转经筒大得多,因而转一圈大的转经筒比转一圈小的转经筒积累的功德也高得多。这样一来,人们除了热衷于随时随地转动手摇转经筒外,还专门抽出固定时间,去转更大的转经筒)我看,手酸也应该值得吧~

nun

nun
跟在我后面转经筒的有两位觉姆。走完一圈,下面这位指着我的相机,我就跟他们俩拍了照片

little lama feeding dogs休息了一下,我们就继续往山坡上走。中途看到小喇嘛割肉喂狗的故事~

little lama feeding dogs在亚青,我忘了问一件很重要的事。到底那儿的狗吃肉还是吃素….

statue in yar chen gar山坡顶上的神像

yar chen gar转经筒

yar chen gar亚青全景

yar chen gar三个好朋友,一个没那么好的朋友,在欣赏亚青

与色达相比,亚青显示的是另类的壮观。色达依山而建,亚青则靠水而设。一眼望下去,远远的平原与小而密的火柴盒”小屋形成强烈的对比。拍不到一阵子,不知不觉到了中午时间了。突然远处传来阵阵的鸣响,烟火四处冒起来。不是火灾,别乱想。只不过是午餐时间到了~也许是担心修行者太投入,忘记时间吃饭。

yar chen gar觉姆也暂停修行,纷纷出来吃饭了~拍完这,我们也暂时休息吃饭去

nuns waiting for car吃完饭,我遇到一个可爱的小觉姆(右边蹲着那位)

见我外人走过,远远地她就说:你好~~

我也礼貌顺着回她说:妳好!

因我没停下来,她见我身旁要走时,就补一句:再见~~

我也顺着回她:再见!(可恶的我,这什么大人啊!!)

走没几步,我立刻回头,问问她能不能替她拍张照片。她没想,就说:好啊!

天啊!这里的人比色达的友善多了呀~

顿时,我开始特别喜欢这地方了

little nuns就是这小‘姑娘’

让她看了下照片,她开心惊讶的说:哇!

我多么希望能把这照片给她啊~

学佛的,都说随缘。我也来句:随缘吧~

peaceful rest
觉姆正欣赏冬天开的花(假花)。由此可见快乐其实很简单~~~

逛下逛下,就到觉姆岛了。走不到一阵,有个觉姆说不能再往前走了,觉姆们在念经(修行),所以不好打扰~ 寺庙其实戒律严格,出家的男性僧人,无论本寺或者外寺,都不准踏足这座小岛。所以能踏足走下也不错了.

meditating place

现在要回顾下,其实之前出门的时候,遇到个从拉萨来的藏人。他说他父亲去世不到49天(如果没记错。。),所以他带着他父亲的骨灰,在中国四川,青海,西藏一代的佛寺转了一圈,希望他父亲能安心走,极乐世界也会好点(藏人都好诚心信佛,尽量做善事拜佛消灾)。他还说他父亲临走前,眼睛睁开,说下话,然后安详走了。。(他)说得有点想哭,我也不好意思。。。

重点来了;他说当天有个亚青最大(威望)的法师,(其实我都并不怎么喜欢‘最’这字,学佛的不应该跟追这‘最’的想法)会在亚青讲经。他就约了我们五点到其中一个经堂会合,一起去听听。五点多,我们就在约定的经堂会合,说希望能见到那大师,好让他碰碰我们的头(不明白~)。过后,他就跟他喇嘛朋友通了下电话,说了下话,往经堂旁走。他见到他朋友过后,说了下话,突然旁边使出一人,我的朋友就突然蹲下来不说话。看他那么惊讶,我们也就蹲下了。那‘人’就用他的转经筒碰了我们的头一下。原来,‘碰’就是这意思。。

他立刻就赶去另一边,跟他另一些朋友说下话,手中递过一包东西,放在地上。他说那是他父亲的骨灰~地上后面,还排这几辆车子,里面放的是尸体~~~~

他说待会那大师会为他们念下经。我那朋友真幸运啊~我想大师不是都会为每个往生者念经吧。这次旅程完了,回家百度了下,查看到底这大师是谁。有幸的是,在写这一段时,发现其实这大师是阿松活佛。

lama (living buddha)
大师(坐着)在为往生者诵经

lama (living buddha)
大师诵完经,就潇洒一个人往左边经堂里走

过后,那藏人朋友就进去经堂里说办点事,我就没跟进去,准备回房去~

刚巧,很多的觉姆也诵完经准备回觉姆岛了

nuns

nuns我说,很多的觉姆 …

就这样,亚的最后一晚结束了~

在写这文章时,突然发现上面这照片,有个小女孩(右二),看似之前替她拍照的那位。缘啊~~

D7: 亚青- 甘孜

隔天我们就要回甘孜去了。想看看日出,所以我也早起床。亚和色达的共同点,就是~冷得要命!

踏出宾馆,我也向往高处走。这段路,累啊~~~

photographer looks busy 到了”山顶“,就有一群人在等日出了

等了一会,狗群也加入我们一起看风景。当然, 摄影大师门也忙着替狗狗拍照咯。

photographer looks busy 摄影大师门很忙

photographer looks busy 很忙。。。

dog posting for pic这狗也乖乖摆个pose让我拍。上镜啊~

yar chen gar一会后,太阳起来了,但是大地都是水雾,没想像的那样~

yar chen gar虽然没有金黄的大地,雾也有它的美啊~

yar chen gar拍了最后一张,我也下山去了

yar chen gar

yar chen gar
沿路上的风景

IMG_20151124_103313 (1)价钱表

回到房间也快十一点了。收拾个东西,我们就启程到车站,拼车去甘孜。 价钱都一致,45元/人。

Leave a Comment!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